ca888亚洲城哪个游戏_族群冲突还是官民冲突?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从6月10日开始的广州增城事件被称为是2008年“西藏事件”以及2009年“新疆事件”以来又一重大事件。这一次官方仍然出动了武警,不但如此还出动了军队,而且有图像显示,当地也发生了枪声。

官方把这次事件定性为当地人和四川民工的族群冲突,但民间却认为这是官民冲突。在今天一个小时的热线直播节目中,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和我们一起讨论,到底是官民冲突还是族群冲突?热线号码是646-519-2789。首先我们跟大家来看一下这个事件的背景。

(播放影片)

11日凌晨,数万民众上街封锁107国道,从大墩村向新塘镇政府围堵,愤怒的群众被驱散后,又回到大墩,大墩派出所被大批群众包围要求交出凶手,一位陈先生表示,据他在现场的警察朋友转述,现场起码有数万名愤怒的民众,根本挡不住。

当地民众:“那里人越来越多根本挡不住,当警察他也怕死谁敢冲上去,车烧了就烧了,烧了也就是国家的谁管,你看那幺多人,人围上来就是石头、棍子,砸都把你砸的稀巴烂,谁敢挡!”

当局派遣大批武警和特警到大墩村增援,多辆印有“广州特警”字样的装甲车也到达事发地点,警方使用警棍和催泪弹驱散人群,至少有25人被拘捕。

当地民众:五十多辆警车,掀翻,烧掉了,点火烧掉了。

记者:警察不管吗?一样烧吗?

当地民众:怎幺能管的了那幺多人,汽油一着火谁管啊!

记者:警察出动多少人啊?

当地民众:警察啊五六千人肯定有的。整个分局全部得出来搞了两个通宵根本没休息、没撤过。所以后来调了武警部队(军队),那些军人估计也有几十辆大卡车,但是那些人他也不敢动,只能站成一排守着,守着银行,守着县政府不让他们冲进去,其他的地方他们管不了。

这起冲突发生在6月10日晚9时左右,一名怀孕八个月的四川籍孕妇在大墩村隆家福商场外摆地摊卖服装,治安队到场收费,孕妇交不起,治安队则要没收其货物。双方僵持不下,治安队就动手殴打孕妇,用脚猛踹孕妇的腹部,致其当场晕倒在地。治安队成员还向孕妇大喊:“打的就是你们这些外地人!打死你们也不偿命!”引发围观民众不满。

有网友指出,多名村民在骚乱中被打伤,还有两人死亡,孕妇胎儿不保。不过增城警方11日通报并没有提及伤亡情况,只是表示孕妇和她的丈夫无受伤。

12日晚,约30辆载满军警及装备的军用大巴和警车开过新塘大道。

据《苹果日报》报导,当晚约各有上千人聚集在闹市和国道附近;全副武装的公安武警多次企图将人群驱散,不过,被赶走的人群不断再聚集,并向警车丢石头,现场还响起连续的枪声,直到凌晨双方仍在对峙。

新塘居民:“昨天早上差不多来了上万人,比较热闹的地方很多人围观,(还有)在那里打,打伤是有的,但是打死就不知道了。昨天好多人都不敢做生意,很早都关门了。晚上闹到很晚,(警方)有开枪,打冒烟弹的好多好多味道都好浓,都睡不着。”

有参与者向《苹果日报》记者表示,连日来示威人数最多时估计达五、六万人,多是外地来的四川民工。

新塘居民13日告诉本台记者,城管人员执法过程中,导致一名摆地摊的孕妇摔倒在地,又将前来劝阻的民工活活打死,地方当局包庇执法和治安人员,引发了这一次的民工暴动。

新塘居民:“说那孕妇好像是流产了,那个四川的人好像和她是老乡吧!就去说他们(城管),城管们就把他活活打死了;尸体开始就摆在那里,现在应该是被抬走了,怎幺处理就不知道了。”

地方当局在12日中午开记者会,说初步认定为一起“个别群众与治保人员纠纷引发的聚众滋事事件”,没作其他说明,但让孕妇和她丈夫在记者会现身表示母子平安,吁外界息怒。

据了解,中宣部已下令将新塘骚乱列入敏感事件,禁止大陆媒体报导。

(播放结束)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增城事件是族群冲突还是官民冲突?”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和我们一起讨论,热线号码是646-519-2789或者您也可以通过skype和我们文字互动或者语音互动,skype地址是RDHD2008。您还可以通过IPPOTV,就是爱博电视IPPOTV直接收看,不需要用翻墙的软件;您可以在这里下载这个爱博电视,下载的地址是www.starp2p.com,您也可以在线上直接观看。

首先向各位介绍一下今天我们现场的两位来宾,一位是中国和平的主席唐柏桥先生,唐先生您好;另外一位是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博士,李博士您好。我们先请李博士跟我们说一下,我们看这一次民间他对这个事件的定性,和官方的定性是完全不同的,那官方现在是怎幺说呢?

李天笑:官方现在开始的时候,地方的官员刚才我们看到了他讲是个别人员与治安人员进行的一场聚众滋事事件,是这幺认为的。但是后来到了昨天,16日的时候,《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评论,这个他是中共中央级的声音首次出来了,就是说他是认为这是一个外来雇工人员与本地人员摩擦事件,换句话说,他说就是说是这个四川人和当地人之间的产生的一些矛盾,然后发生这幺一个冲突。

那幺他实际上在其他的这些微博上,实际上都是有中共很多的这个控制着这些,都发了很多帖子,主要现在就是把这件事情定性为一个就是说,是一个四川民工和本地人的一个族群的械斗,把它定为这个。

那幺这个定性当然是不为民间所接受的,现在民间对这个定性它是非常明显就是说,他是一个就是外来的民工受到中共的政府当地的官员的长期的欺压,所积累起来的这种愤怒,通过这个事件引发出来了,因此是中共政府和民众之间的这幺一场冲突。

主持人:唐柏桥先生现在尤其是中国大陆的民间对这个事情是什幺说法呢?

唐柏桥:其实中国的民间对这个情况了若指掌,所以中共现在玩了这个花招几乎是已经玩不通了,只还有一些少数的,像什幺中共的五毛、《人民日报》,还有加上一些所谓独立知识分子,那混淆视听造成一些地方跟地方之间的冲突。

这个事情大家看得很清楚,在2009年的时候,新疆当时也在广东韶关,发生事件以后,当时候实际上很显然的也是一个就是说政府跟民间的冲突,结果后面引发到新疆以后,新疆的维吾尔族是抗议政府,处理事情不公,后面政府就拼命煽火,说是汉族跟维吾尔族之间的冲突,造成了当时它们有部分(煽动)成功了,造成有一部分汉族青年愤青对维吾尔族拿着棍子。

但是经过这两年的反思之后,大家都发现,后面所有的事情实际上罪责都在政府。然后这一次它挑动地方与地方之间,那就更加是不可思议了,更加邪恶了。因为地方与地方之间,这个事根本跟地方没有任何关系,那个里面既有广东人也有四川人打抱不平,为这个孕妇,同时镇压的人中间也有四川人也有广东人,这跟地方一点关系也没有。

主持人:那您说到这,我记得就是不久之前我们做了一个就是关于西藏这样一个话题,当时我们在线的嘉宾贡嘎扎西先生就说现在很多藏人他已经慢慢的就是认为,已经不是说是藏人跟汉人之间的矛盾,而是共产党跟藏人和汉人之间的矛盾,就是说不论是藏人还是汉人都是受害的人。

刚才谈到官方的说法,如果官方是这样说,定义为是一个比如说一个不同的族群之间的矛盾。当然我们看到,最近就一个星期之内有发生了很多,比如说像江西抚州对政府机关的连环爆炸,还有河南郑州公安局治安支队的爆炸,还有湖南的耒阳派出所的爆炸,还有天津市政府大楼附近的爆炸等等等等一系列的这种爆炸事件,对政府的就是它们的工作单位的这种爆炸事件,那这又怎幺解释呢?

李天笑:这些爆炸事件当然各级有不同的表现形式,比方说对天津的政府大楼,据说是一个人就扔炸药雷管进去,炸弹进去然后把它炸了;有的地方就它现在说是自燃,就是温度太高了什幺;有的地方说自己存的炸药爆炸。但是很明显这个不会说里边说自己爆炸对不对,你平时都没有爆炸为什那个时候就爆炸了!很显然,这个里边有个共同因素,就是说民众很愤怒这些公安机关平时对他们的欺压,那幺对他们采取这些报复行为。这个实际上是官逼民反的一种表现。

在这一次的增城事件当中,同样的表现出来是官逼民反,就是说民众平时可能这些人平时的话在不同程度上,在各种场合都受到了治安的这些人员的欺压,比方说在摩托车牌照的时候或者是跟他们收保护费,或者是其他的形式,那幺他们不满,但是又敢怒不敢言,正好这个时候,发生这个事件。

这个事件本身对他们来说没有什幺利益可图,他们本身也没有说受到这个人的当肇事者对他们的侵害,他们也没有什幺具体的利益要求,比方说我要提高多少工资,或者怎幺样,都没有。那幺为什幺要来参与这个事件,要去掀翻警车,要烧政府的派出所等等,那幺就显然是对这个政府非常痛恨,就形成一种共识,所有他们这些平时所受到的这些欺压,都是这些中共的政府所造成的,所以一有这个事情,我不管你是针对他、针对我,你针对他就是针对我,所以我藉这个机会我就要把我心里的愤怒发泄出来,因此,就造成了这幺一个重大的事件。

主持人:我们看在海外的一些网站,就是中共是封不了的,那有一些跟帖就说,唉呀!我们要武器,我们要跟它真刀真枪的干,那幺当然还有一种的说法,就是说,那这种做法是一个叫“平民恐怖主义”,您怎幺看这些说法呢?唐先生。

唐柏桥:中共随便发明什幺这个新词,恐怖主义,它根本不知道恐怖主义是什幺。如果这个叫恐怖主义,那孙中山那个时候比这个要恐怖的多,他直接要杀慈禧太后的那个康有为、梁启超他们,我们湖南的谭嗣同,他们要暗杀,徐锡麟那些人、秋瑾那些人,那都被共产党歌颂为英雄的,那些人都是实行暗杀的。然后起义十次,孙中山领导十次起义,黄花岗起义,七十二烈士现在还在广州的一个大碑,共产党还搞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那你不是纪念恐怖主义了,这是第一。

第二,中国历史上从陈胜、吴广起义到现在,共产党的哪一次的反政府不是比这一次要激烈1万倍,共产党当年还拿出个苏维埃共和国,还是井岗山打游击,后头两臂插刀的革命杀死十几人,那个比现在厉害吧!那你怎幺不想你那个时候把自己扣个恐怖主义的帽子,这种是无稽之谈。

恐怖主义这个概念是非常清楚的概念,是专门针对的,为了引起世界的一个注意,专门针对无辜的平民,实行攻击,不是针对政府机关,针对无辜的人民,因为无辜的人,这种杀伤事实上是防不胜防,所以他们就是当年的巴基斯坦,中东,他觉得我们对付不了你,比方说美国,或者以色列的那些军队或强权,但是我们炸你们的平民百姓,像美国地铁你防不胜防,杀军队的话显然是杀不赢,所以他这是有意这样子来做的。

那幺现在看起来,显然他们是……现在的中国的平民百姓他们是有意要杀政府的,要让全世界知道,我们是要反抗政权的,实际上这是一场全民起义开始了,你像刘长海,炸天津市政府的那个,很清楚他给《看中国》投稿,一万字,洋洋万字的文章,标题就是:“敲响邪恶的中共的丧钟”。从头到尾都是直指政府的,这个跟这个恐怖主义没有任何关系。

主持人:好,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增城事件,是族群冲突,还是官民冲突?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参与讨论,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我们接观众朋友的电话,第一位是洛杉矶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好,我是姓王,是从洛杉矶打过来的。这个完全是官逼民反,这次广州发生的事情,我刚从广交会回来,听了很多老百姓说,现在假如中国有第二个党,不管是任何什幺党,我们就要马上参加另外一个党,就是这样子。可见得,老百姓对共产党恨之入骨,一党专制,这个完全就是官逼民反,现在只要是有一点点小事情发生,老百姓就好像是一个爆炸桶,就是会马上就群情激愤,反对这个专政、反对这个政权,可见的这个一切的后果都是共产党一党专制没有民主、没有自由造成的。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新泽西州彭先生的电话,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主持人和嘉宾好。我这样子说当然归根结柢这是一个官的麻烦所造成的,但是民间的当然是有一点点……民间如果其中有一个极个别的人,把地域性的矛盾说了这几句话,中共的媒体就会利用它,每次它在适当的时候就会利用说这是这个广东和四川或者是其他的省区的矛盾,但是它如果不需要的时候它就不会这幺说,它或许是抓住其他的小毛病,把这个东西来讲,所以它的媒体完全是因为它跟中共有这样子的一个目的、手段,它现在的目的就是把这个东西推给这是个地域有些矛盾,这是我是肯定的。不过我现在听你们的广播的就等于是一边在学习一边在了解,这是几年有这种看法。

主持人:谢谢彭先生。我们来回映一下刚才有两位观众朋友他们的见解。

李天笑:这个洛杉矶的王先生说的很对,首先它的定位很清楚就是官逼民反,实际上我可能再加一句是“党逼民反”,因为这个官实际上是共产党的官。而实际上它后来也说了,现在如果有第二个党做参加……现在共产党对中国现在民主力量的打压非常厉害,国内的话你要参加什幺党的话很厉害,但是你有一个办法,你不用参加其他党你只要退出共产党,退出它的附属组织,跟它一刀两断,我想这个目的也达到了,而且可能对共产党的打击,对它的这个威胁可能更大。

唐柏桥:第二位这个朋友顾虑也是有道理的。就是我们一定要保持一个很清醒的头脑,在任何时候,不要受共产党的哪怕是一丁点的影响。如果它说了十分的话,我们受一分的影响,我们就上了圈套了。这跟地域冲突没有任何关系。

主持人:各位观众,今天我们的话题是“增城事件是族群冲突还是官民冲突?”在一开始的短片中我们看到大概的情况,但是因为在中国的媒体是一言堂的,那幺很多网络也是被封锁的,所以海外对很多事情不是太了解。

我们知道我们在采访的过程中,有当地的居民就说,他们觉得这个非常像中东和北非的革命。那幺试想一下,如果中国的媒体是开放的话、是透明的话,中国的媒体可以报导,那幺西方的媒体也可以去报导的话,那幺事件又将如何发展呢?那幺这个事件到底是族群冲突还是官民冲突?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参与讨论:646-519-2879。

主持人:今天我们的话题是“增城事件是族群冲突还是官民冲突?”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参与讨论:646-519-2879。

刚才谈到了,我们的观众还有二位都认为其实这是一个官民冲突,跟族群没有关系。最近看到有位时事评论家林保华先生有一篇文章,他说:“把阶级斗争与官民冲突转化为广东与四川两大族群的斗争之后,就可以各打五十大板,从而让特权利益集团脱身,这种挑动群众斗群众的政治手腕是共产党最拿手的绝招”。您同意他这种说法吗?

李天笑:我觉得他说的“挑动群众斗群众”这个说法还是比较准确的,应该说是共产党一贯的手法。这次确实是挑动当地的人来对四川的民工进行……给他们发武装、发棍棒等,网上呼吁他们要去保卫自己,实际上就是去打这些四川人。实际上它想把这个东西转化为一种省籍冲突以后,自己能够从这个制造事件以及长期造成这个事件的原因中解脱,它是这个目的。

但是我觉得“阶级斗争”这种概念应该说是共产党它提出来的,马克思提出来的阶级斗争,一直被共产党从列宁那边过来。我们看到在新塘或者是增城这个事件当中,四川人跟当地人之间他不是一个阶级斗争的问题,不是一个富人跟穷人之间这种关系。

我们在看到这个事情发生之前,这个新塘地区大概有10万左右的四川民工,占当地人的一半左右。因为民工在新塘地区是主要的一个生产力,当地的比方做牛仔裤都是请这些四川人来的。四川人和外地人相处还是相对好的,但是贫富差距是有的,当地人是以收房租,他们盖了一些房子给这些人住,当然生活条件比较好。

但是共同一点就是他们都受到当地政府的欺压,比方说收保护费的问题,比方说开餐馆的每年要收3、4千;经营商铺的,就是当地人每年要收1,200,这些做生意的,像这次挨打的孕妇王联梅还有他的丈夫唐学才这样的小贩,每天收30元,所以这个都是共同的。中共当地的政府对这些人的欺压是共同的,而且治安人员对当地人、对四川人同样都是很欺负的,不管是四川人还是外地人骑摩托车进大墩村,你载客必须交200块;如果你不交这个钱的话,车扣下来;你再不老实马上就打,带进去打。

所以这个已经是多少年形成下来的中共欺压百姓的一个习惯,这次表现出来只不过是一个特例而已,但是引起这个东西的来源并不是这个特例本身,而是这个积聚起来的对中共政府的这种愤怒。

主持人:而且它的确是太过分了,那个妇女已经怀孕8个月,他还踹她的腹部。

李天笑:实际上当时围观的不单是四川人,当地有很多本地人都感到很愤怒。不是说一个四川人看到一个四川人会生起这种怜悯心,就是说你任何一个人,东海岸、西海岸的,甚至国外的都会生起这个怜悯心,人都有对弱者受到欺压的这种同情,而且对这种作恶的人产生一种愤怒,这个是很自然的现象。

唐柏桥:我补充一句。其实这个话题我觉得不用谈太多,这个道理很简单,这次是因为有官欺压老百姓,老百姓反抗,如果说是一个地方的冲突,为什幺不是四川人去打广东人呢?比方说广东有的是有钱人,他们这次没有去打有钱人,也没有去打一个无辜的广东人,他是打治安队、烧派出所,那是官,官欺压人,他欺压妇女,男人、妇女一起去打,你不能说是男人跟女人的矛盾吧!那就是官跟所有人的矛盾。如果一个官去欺压一个小孩,你不能说是小孩跟大人的矛盾吧!那也是大家跟官的矛盾。这个道理很简单。因为这次直接烧派出所,打的是治安队的,他们(百姓)之间没有打。

李天笑:而且这次在烧警车的时候有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现象,就是说那些四川民工排了很多车子,警车和私家车,私家车有些是当地的广东人的,但是他都没有烧,他特别把警车拽出来,掀翻了烧,为什幺呢?他很区别,就是说你中共政府的象征,警车,才是我们要打击的对象,当地的私家车跟我们无冤无仇,我们不管它。

主持人:目标很清楚。那我们有观众朋友已经在线等候多时了,我们先接一下上海彭先生的电话,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主持人好,两位老师好!我想问两位老师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的群体事件也就是官民冲突,关键就是矛盾日益激化的问题,也就是现在网上热议的人民日益增长的智商和官员日益堕落的道德之间的矛盾吧!什幺“我爸是李刚”,那些官二代、富二代,那些官员的雷人语录,也就是他们日积月累造成的矛盾,比如西藏新疆事件、蒙古事件,还好外蒙古没有来帮助内蒙古的蒙古人,要是来帮助了也许会引起国际事件。关键就是中国这些奴才的问题吧!谢谢两位老师。

主持人:谢谢彭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纽约盛先生的电话,盛先生您好!

盛先生:你好。我觉得实际上共产党目前最怕的就是民主,民主有可能会挽救共产党,但是它恰恰错过了好几次机会,比如中国22年以前的“六四”,一直到后来的法轮功请愿,到最近放火的民众,什幺的,这些东西实际上它要是有机会话,它就是放开一些,允许民主,民主的话有可能会让它下台,但是不至于让它灭亡,但是它现在已经错过很多次机会,它的罪刑已经可以说是不可饶恕了,它最终的命运很可能就是灭亡!至于怎幺灭亡?灭亡的形式怎幺样?我们也就拭目以待了。

主持人:谢谢盛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加州丁先生的电话,丁先生请讲。

丁先生:我认为这个详细的内容,我也不像各位那幺了解,相信很多在台湾的观众没看仔细的也不了解。我猜想一开始的时候是族群冲突,后来官方才介入维持秩序,说好听一点是维持秩序,说的难听一点是利用这个维护它自己的政权。失手打死了市民才造成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情况完全失控了。追根究底还是纯属族群事件的冲突,后来就造成另外一种冲突,就是族群事件是第一导火线,官方造成的是第二导火线。谢谢各位!

主持人:谢谢丁先生。我们来回应一下刚才几位观众朋友他们的意见。唐柏桥先生。

唐柏桥:我反过来回应。丁先生确实不了解情况,因为我们刚才讲了,可能他都没有看我们前面的节目,就是砸派出所跟族群没有任何关系。这第一个。

第二个,刚才上海那位朋友讲得非常准确,现在人民日益增长的智商跟社会的堕落形成一种此消彼长的形势。现在人们的智慧越来越高了,像钱明奇,前不久砸江西市政府的,说“呼吁解决不了问题,只有行动才是根本”,类似这样的语言,像杨佳那时候“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给你一个说法”。每一件事情都直指这个腐败的政权的。

当然前面也有一个讲得很对,就是纽约的盛先生说,人民给了共产党多次机会,共产党没有抓住。今天我藉这个机会,我可以代表一方力量或者是正义力量吧,宣布给共产党判死刑!因为我们今天刚好发了一个“中国革命宣言”,是上一次我们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中国当代民主革命研讨会上集体的决议。

“中国革命宣言”就是说,彻底摧毁共产党政权,没有任何机会,将来它们找我们谈判,在找那些反对派谈判的时候,像今天的利比亚卡扎菲在找他的反对派谈判的时候是没有机会的,因为它们杀人太多。所以今天为止,观众可以记住今天这个日子,我们代表千千万万的正义人士宣布共产党死刑,它是没有机会的。至少从我唐柏桥个人来讲,我绝对不会接受跟它们谈判。

李天笑:我觉得丁先生正好讲反了,这个事情一开始的时候就是一个官民冲突,然后共产党通过各种手段想把它转移成为一个族群冲突。因为一开始的时候,你看治安队的人踢这个孕妇,这不就是当官的跟民众之间的矛盾吗?然后共产党觉得这个事情闹大了,闹大了以后怎幺办呢?现在报导越来越多了,就派了一些人掺杂在里面,也烧警车、也砸当地人的车,制造一种好像四川人也在跟当地人砸他们车什幺的,这的话就挑动当地人的情绪起来,然后又给他们发棍子、水龙头、水管什幺的,造成族群冲突起来以后,共产党从中脱身。

主持人:那幺我们还有观众朋友在线等候很长时间了,我们接下一位北京安先生的电话,安先生请讲。

安先生:你好。现在这个话题是讲广州增城的抗暴事件,我们这两天从网上看到闹得还是很厉害的。我们回顾一下这2年中国抗暴事件,它的浪潮是一浪高过一浪,而且人数是一次比一次多。去年有好几次比如说广西、安徽马鞍山都是超过几万人,江苏去年好像超过10万人,今年这个事件你看都转向有这种爆炸、爆破。我们就可以看到现在这个官民之间的冲突已经到了一种完全不可调和的地步,现在这种冲突就是中共政权和老百姓之间利益上的冲突,这是一个根本的问题。

因为我们可以看到中共这个制度,大的方面来讲呢,你随着世界共产主义的衰亡,还有现在世界上的茉莉花革命,所以它的政权实际上已经走在终结的路上了,因为你现在看中共它已经拿不出什幺好的办法来治理这个国家,它的执政能力还不是说百分之几,我认为它的执政能力已经在零度以下了。

你看它政治上搞这些赤裸裸的暴力,搞这个专政;经济上就剩下发钞票了,其它没有什幺办法;在文化上搞唱红歌,拍什幺电影《建党伟业》来进行它意识形态的宣传。但是这些已经没有用了,老百姓已经觉醒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能任你一天天……最后这一招就是靠这个暴力,但是这个暴力它能维持多久呢?所以你不去解决根本的问题,中国的问题是解决不了的,只有把这个中共解体掉,我们中国人才会有自己一个美好的未来。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安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纽约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您好!

张先生:两百多年前,美国的《独立宣言》已经是载入历史史册的,这是全世界公认的。《独立宣言》从哪里来的呢?为什幺会有呢?暴政。暴政是民主自由的接生婆。想一想当时的英国对13个殖民地的暴政,苛捐杂税,什幺糖税、茶叶税,最后这个印花税,殖民地的人民不堪忍受,反抗,然后那边就镇压,这边再反抗,然后一些有识之士就开始研究,然后推举华盛顿组织民军,一次一次的失败,被镇压,最后终于搞成了,然后又搞宪法。

主持人:好,谢谢张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纽约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请讲。

王先生:这是自由跟专制的冲突。什幺叫专制呢?它专治就要压迫你嘛,我讲什幺你就要听,你不听,我就要打你、我就要杀你,这就叫专制。什幺叫自由?就是我有发表我意见的自由,我有生活的自由,我有选举的自由。今天大陆上什幺都没有,老百姓想做什幺都没有管道,受到这个专制系统的压迫。

所以这种冲突从毛泽东时代到现在一直不断,一直到将来共产党亡国那一天,我们中国有了真正的自由,有了民主,有了理性的法律制度,那个时候中国才能走上真正建国的大道。我们就要想办法把这个自由民主的思想灌给大陆,大陆的人民现在越来越聪明了,越来越清醒了。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那我们再接下一位中国广西陆先生的电话。陆先生您好!

陆先生:主持人好,嘉宾好!我是在网上看你们《新唐人》的直播,觉得你们电视台办得非常好,然后报导了很多大陆上面都不知道的那些新闻,非常感谢你们电视台。对于这个群体事件还是感觉人民已经是对中国政府有很多不满了,通过一点小事就可以爆发出来。

主持人:谢谢陆先生。陆先生,如果您周围的人也能看到的话,你们有什幺样的事件,或是有什幺样的新闻都可以通过我们的电子邮箱告诉我们,我们的e-mail电子邮箱地址是:[email protected]。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增城事件是族群冲突还是官民冲突?”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参与讨论:646-519-2879。

主持人:下一位新泽西州彭先生,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您好。嘉宾唐先生刚刚讲得很正确,因为他们和很多观众讲的东西都很全面,而且我正在学习。我现在讲些大家没有提到的事情。根据历史上说,中共它会把一些矛盾,比如阶级矛盾去把它挑大。你说阶级是不是有矛盾呢?事实上是有;省籍是不是有矛盾呢?是有的,但是看怎幺去调和它。

它不是,它是把事情挑大了,就可以掩盖它自己的丑恶,它做出来的罪行。还有我想呼吁一下大陆的人,我想了解一下到底他们那边的人是怎样想的,因为我打电话给大陆有些亲戚朋友,他们说:唉呀!我们不管这些事情。难道他们真的是像你们讲的一点都没有感觉吗?难道别人,比如说四川民工受到这样的压迫,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吗?我是感到很诧异。

主持人:谢谢彭先生,我想其他观众也有同样的问题。那我们再接下一位,下一位观众朋友是加州高先生,高先生您好。

高先生:主持人好,两位嘉宾好。我常看你们的节目,消息来得很快,马上你们就能跟观众报导。关于广州发生这事情实际上只是这次比较明显,这东西实际上是共产党它治国的愚蠢和无能,它们的邪恶的必然结果。你看它长期以来就是用户口的方式来限制人的自由,很多人到城里打工,已经到了第二代了,他们仍然不能在这个地方生活,不能变成这里的人。

我们可以看看英国当初所谓“圈地运动”,圈地运动的时候当农民把土地卖掉,他是全家进城变成工人。只有中国才有所谓“农民工”这个说法。就这幺一代人、两代人,让他们变成二等公民和奴隶,当你把这幺多的奴隶赶到……他们已经不能够在家乡生存了,他们的土地在家乡有的是荒掉,有的是被抢掉,他们就希望到这边来赚一点钱。

这时候共产党希望靠所谓出口贸易来维持住,把他们的血汗多榨一点,但是出来混就是要还的,你把他榨干,现在出口情况稍微一不好,没有工作做,他们在街上摆个小摊来谋生都不行,这才是矛盾的根源。即使它表现的形式是好像某些户口不在这儿的人跟当地的人有某种冲突,这仅仅是一个表现而已。实际上它是整体的经济情况不妙了,然后它长期积累的对人的不公平,造成今天的结果。那幺这种事情今天在这里发生,将来在其他地方也会因为任何一个小火苗而发生的,这就是它的无能和愚蠢。

主持人:谢谢。我们再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我们就来回应观众的意见,下一位纽约张先生。张先生您好。

张先生:刚才讲了一半,我快要讲完。还是暴政这个问题,中国目前这个暴政比当年的英国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才引发了美国的独立革命,才有宪法才有伟大的美国出生,英国的暴政把这个民主自由的美国接生出来。那幺现在海内外这幺多优秀人才,包括今天的嘉宾唐柏桥、李天笑,还有没来的很多人,章天亮、陈破空、辛灏年……不计其数的那幺多人,还有国内很多人。

所以大家不要急,现在力量正在积聚,不是有人提出这个看法吗,我很赞成,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请记住“一百周年”,是谁能够来打响第一枪?谁是现代的熊秉坤?现代的工程营在哪里?38军的前军长不是抵抗过邓小平吗?那幺现在有没有这种情况在酝酿当中,都很难说。

主持人:谢谢张先生。我们来回应一下刚才观众朋友的说法,李博士先请。

李天笑:加州高先生说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今天发生像这样的事件,农民工是一个抗暴的主力,实际上农民工的存在,他的产生就已经是共产党剥夺人民的一种表现。为什幺呢?第一,在资源上剥夺,众多农民没有土地,再加上各种苛捐杂税,使他们靠土地不能生存了,所以就出来了。本身就是农民贫困化所造成农民工的现象,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

再有一个,由这种资源的剥夺,因为共产党的官员占用了资源,那幺它占用资源就占有了分配权,那幺这样的话,(农民)他出来以后在城市里面,仍然是没有任何的权利,在分配上必然表现不公,比方他的各种生活条件要比本地人还要差,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共政策造成的。这样的话,一方面为农民工制造了他们必然积聚自己怒火的经济根源。

再一个,共产党实际上也是利用当地人和本地人,它创造了一个条件,就是贫富差距拉开,刚才有一位观众讲,所谓阶级矛盾挑动,族群矛盾可以挑动,这东西是存在,但是这个东西本身的存在,也是共产党所造成的,城乡差距,贫富差距,社会巨大的不公现象都是它造成的。

所以总的来说,从2004年开始,中国社会连续产生重大的反抗中共的群体运动,都是中共所逼出来的,这条件本身都是中共自己所创造。最后它也会为自己挖坟墓,最后它在这上面也走向灭亡。

主持人:唐先生?

唐柏桥:我觉得刚才很多朋友打电话,实际上本身已经把这问题讲清楚了,所以说我做个评论把它归纳起来,有3个方面特别重要,我觉得要讲清楚,可能有些朋友没有想清楚。第一个就是反抗的力度和镇压的力度的关系,刚才这位先生讲得很好,《独立宣言》有一个精神很重要,就是说人们有反抗暴政的权利。

但是还有一句话,这句话很多中国人没有注意到,就是这个抗暴的前提是,人民是相当温驯的,人民是不会没事就跟政府对抗的,只有在被压迫,忍无可忍,没有路可走的时候,他们才会反抗。所以一旦人民开始向政府反弹的时候,他天然的已经具有这个权利,是这个前提。

这个前提就像今天中共一样,为什幺10年以前、20年以前,有人砸毛泽东像的时候,学生都把他拧到公安局去,因为那个时候的时代不一样。那幺今天有人去砸市政府,甚至还伤了一些无辜的人,人们还是拍手称快,就是因为中共镇压的力度越来越大,包括最近这10年镇压法轮功,还有镇压西藏、新疆,镇压内蒙古,镇压各个地方。

前不久有一个西藏人,因为自焚,中共居然对他开枪,最后把他打死了。这在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因为自焚本身就是抗议,你还去把他杀了,不去救他还把他杀了。现在很多像钱云会事件也是,就是史无前例的,直接把他按到车底下,制造一个什幺俯卧撑事件、躲猫猫事件。

现在镇压的力度现在越来越大,大到已经让人无法忍受,所以这个时候就是反抗的时候,说难听一点,如果它这样镇压下去的话,就算是用恐怖主义的方式反抗的话,他都具有某种正当性,因为人民完全没有选择了,要不就是束手就擒、坐以待毙;要不就是奋起反抗。陈胜、吴广起义为什幺有正当性,就是这个原因,因为秦王的苛政猛于虎。这是第一。

第二个,现在最重要的是,反抗的力度虽然是越来越大 了,人数也越来越多了,但是目标、诉求还是太低,所以造成包括国际社会的力量不能聚集起来。比方说增城,据说现在也有标题叫“增城革命”,但是他没有提出来比方说要“胡锦涛下台”、“共产党滚蛋”,像埃及,一开始就“穆巴拉克滚蛋”,像利比亚也是一样,“卡扎菲滚蛋”,然后我们要去建立一个民主的政权。

主持人:像“共产党下台”。

唐柏桥:对,像这样的口号,目前还没有在群体事件里面充分提出来,只有个别的人,钱明奇提出来了,还有刘长海炸天津市政府的时候,“我给邪恶的中共敲响丧钟”,他提出来了。所以如果说下一次又一个新的长沙事件,比方像增城一样的,长沙5万人、10万人起来了,他们只是去打个口号:“胡锦涛滚蛋”,或者是“长沙的市委书记滚蛋”、“湖南的省委书记滚蛋”。好,那国际社会报导的力度,就会大大增强,而且这样实际上代价最小。

很多人认为可能我们提出诉求低一点,代价小一点,你看我们不和共产党对立,我们甚至还喊着“拥护共产党领导,打击地方贪官”,然后送到派出所,实际上,其实它代价反而大。因为零零碎碎的都被镇压了,其他的地方没办法去呼应你。但是你提出的口号是全国人民都希望这个口号的时候,比方说“结束共产党专制”,那是地不分东南西北啊,族群不分什幺汉族、满族、新疆族、藏族,或者是维吾尔族,都是希望共产党滚蛋。这样我们就名正言顺的有个理由来支持你们了,全国人民也可以呼应,这样的革命,往往是代价最小的。所以现在中国需要一场革命,这个是最重要的。

李天笑:其实刚才有一个观众的问题非常重要,但是我们没有仔细谈。他说他打电话给大陆人,大陆很多人讲,说:“我们不管这些事情啊!”就好像造成一种假象,实际上我觉得这里边有很多原因。一个原因可能在电话里边不方便谈,因为在电话里,中共的国安啊各种在监视着。再有一个就是,我们知道农民工这些有3亿,还有中国的农民也有6、7亿,整个加起来是占了中国人的主体,就是中共压迫的主要承受面就在这些人身上。

当然中共也采取了这种收买政策,比方有一些中共的官员,中共的官僚阶层,当然它采取各种方式收买公务员阶层,还有各种知识分子阶层,它都采取各种方式收买。但是这里也要看到,各个阶层实际上都在某种程度上受着中共的盘剥和欺 压。你比方说现在大陆最普遍的问题,房价的问题,85%的人买不起,你买了房子变成房奴;还有股市,说一句很形象的话:穿着西装进去,光着膀子出来。

还有物价高涨,今年我看到最新的消息,CPI(消费者物价指数)在5%以上,但实际上这个CPI后面远远不只涨5%了,这里面猪肉涨得最厉害。实际上各个阶层都在不同程度上对中共不满,这种不满在某种程度上,总有一天它会凝成一种共识,就是说“我们所有问题的根源,就在于共产党”。当这种共识一旦凝成,像今天的这种抗暴事件再加上去的话,那中共可能就完啦!

主持人:那幺说到这,彭先生他打电话的这些亲友,也许他们还没有受到像增城人,像新疆人,像西藏人,比如说六四的难属,或者像法轮功学员,或者一些基督徒、佛教徒等等这些人所遭遇到的。也许有一天,他真的遭遇到了,比如我们知道这几年来,包括警察也有去上访的,包括退伍军人也有去上访的,范围好像是越来越大。也许有一天波及到他们,他们真的感受到的时候,也许就不一样了。

说到这个话题,这个事件发生之后,有很多人在网上发表言论。有一个人他就发言说,中国的一个作家顾晓军在博客中写道:“我不幸而痛苦的发现:爆炸地点不是公安局派出所,就是政府门前,我不懂也不知。爆炸与投诉,没回音;下跪,不动容;上访,被截回;散步,会失踪;自焚,算倒楣。有没有关系?其实我更不明白,民众为什幺要声援爆炸制造者,而谴责被爆者(就是被炸的人)”。我想这也是很多我们在海外不了解当地真实情况的人的一个问题,就是说,为什幺会是这样呢?这怎幺去解释呢?

唐柏桥:这个问题是非常好的问题,这个人写出来他知道很多国人这幺想,他虽然支持这个爆炸案件,传统上来讲肯定不能支持的,但为什幺支持?这里面就有个很简单的道理,拿我自己讲,1989年以前,我绝对不会支持这样的事情,但到89年以后我被通缉以后,我知道这个政权是出了问题了。我这样一个学生,因为爱国也会被通缉,也会被受酷刑,当我受到酷刑出来以后,我看到另外一些人,受到的酷刑比我还严重,比如法轮功学员,我更进一步的感觉到,连我都觉得这个政权应该被推翻了,那别人被欺压更厉害的人,他们当然有天然的权利。

比方说西藏人,我觉得他们受到的欺压比我厉害,比方说法轮功学员,他们当然有权利,所以我义不容辞支持他们。我个人原来是个和平主义者,我原来叫中国和平组织,现在还是这样,那为什幺我现在支持人们反抗暴政的权利呢?我相信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要是今天活在中国的话,我相信印度圣雄甘地如果今天活在中国的话,他有一天也会改变主意来支持反抗。因为甘地他是通过和平的手段就让印度独立了,也就是说英国的政权是可以让对方通过和平的手段,来达到他们目的的。

那幺中共,刚才说了,上访被截回等等这些,中共不让反抗它的人用和平的手段来争取权利,人民只有选择用不和平的权利,所以这个时候我们为了社会正义,因为这些人是为了讨回正义,讨回公道,像“天安门母亲”,那我们当然应该站在正义的一边,不管是什幺手段。

主持人:那我们看这一次虽然有很多民众他们自己照下来的录像还有录音传出来,还有我们一些采访,但是毕竟和中东、北非是不太一样的,很多东西都是没 有曝光,包括他们听到村子里面是枪声,但根本不知道多少人被打死,那幺到底发生了什幺,是不是有人逃出来,现在很多消息都没有,都是被封锁的,所以就是国际想声援都很难。我们设想一下,如果中国现在有新闻自由的话,如果这一切都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的话,那会怎幺样的结果?

李天笑:如果是那样的话,现在不是共产党当政了,因为共产党是绝对不会放松它对新闻的箝制,因为他所有的统治就建筑在谎言和暴力上面,要它放弃谎言的话,所有它做的事情全都曝光出来的话,所有民众都会站起来,来谴责它,它一天也待不下去。如果它放弃暴力的话,它的统治根本就无法维持,你看今天如果说它放弃暴力,给六四平反或者什幺的话,那接下来必然就是要清算它的罪行,必然它要受到审判,变成它下台,这些都是连锁的事情,所以它绝对不会这幺做。

主持人:那我们发现在这个过程中,真相是非常关键的,比如说在中国大陆如果是真的发生类似事件,那怎幺让国际社会或更多的人知道这个真相,然后帮助他们呢?

唐柏桥:其实我们现在做的工作就是最重要的工作,如果一旦中国人知道的面越来越广的话,会互相声援的,这个历史就会改变;如果各个击破的话,那我们永远会一直付出代价,很大的代价。

主持人:非常感谢两位,也非常感谢观众朋友您们的参与。还有观众在线,很抱歉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不能接您的电话了,但是您可以写我们的反馈邮箱,把您的意见写过来,反馈邮箱是[email protected]。好,谢谢各位收看,再见。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