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炎炎,玩乐优先

夏日炎炎,玩乐优先

第一份暑期工,是预科毕业后,在阿姨的电脑公司帮忙计数。对,你没看错,竟然有人付钱请我计数。当时充当会计姐姐的小助手,负责加加减减,仅此而已。自觉非常称职──除了偶然还是会加错减错,但应该是计算机问题,不关我的事。

那个暑假,虽然有阿姨「照住」,每天中午还有阿姨请吃饭,但实在不喜欢那份工作,闷到呕白泡。明明按计算机按得手指抽筋,但瞄瞄墙上挂钟,怎幺只是过了一小时?简直度日如年,比坐长途机更难受。登时由衷佩服身边一直埋头苦干的会计姐姐,难为她长年累月过着机械人一样的生活。

相比起来,还是觉得其他同学做的暑期工更有趣。中四开始,每年暑假,学校都可以安排我们去国货公司当店员,或者去中旅社帮忙。做过的师兄师姐都说「好玩」。但每次向妈妈提出,强调是学校安排的,而且有其他同学一起去上班,她都不批准,担心我太早踏足社会,会学坏。到了预科暑假,确定有阿姨看管,妈妈才勉强允许。

想做暑期工,其实是盼望独立,觉得上班是成为大人的开始。不过时代不同,现在年轻一辈却未必想以工作去证明自己成为大人。朋友的子女,九成没有做过暑期工。一来学校在暑假仍有不少活动,二来要跟父母、朋友出外旅游,忙于玩乐,时间不够用。而最重要是:不缺零用钱,何必辛苦打工?

美国的情况也一样。根据《时代》杂誌,去年泽西海岸举行了一个暑期工联合招聘会,一千二百个空缺,结果只吸引到四百人入场。四十年前,六成美国学生会做暑期工,现在只有三成五。除了退休年龄上调、市场人手供过于求、僱主倾向聘用勤劳又肯吃亏的新移民之外,父母对子女愈来愈溺爱,不忍他们打工受罪,是最大原因。所以曾有研究指新一代的成长与独立年龄推迟了起码十年,似乎不假。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