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达明再就UGL事件 脸书「六问」梁振英

张达明再就UGL事件 脸书「六问」梁振英

梁先生,首先多谢你在今天早上透过传媒回应我昨晚在你的社交网站上的留言,你说: 「UGL这件事,自从两年半前发生到现在,我和UGL已经多次、全面地回应了社会的问题,包括昨晚张达明在他Facebook提出的问题。不只我,UGL亦已答了很多次。UGL亦已说了我从来没有向他们提供任何服务,它亦没有要求我提出任何服务,它是书面的声明来的,如果有人不知道,应该回看当日它的声明。…」「但如果你看张达明提出来的数条问题,很明显他是不知道、也没有去了解过两年半前我跟UGL已经回答了他九条问题裏大部分的问题。他现在又再把那些问题重新提一次出来。譬如很简单的,UGL书面发一个声明,它是一间上市公司来的,除非张达明认为UGL发一个虚假声明,否则的话人家的声明说得很清楚,我没有提供过任何服务,UGL亦没有向我要求提供任何服务。」

很抱歉,从你上述的回应我真的不知道你究竟是否明白我的9条问题,还是刻意廻避作答。我的9条问题与梁先生实际上「没有提供过任何服务,UGL亦没有向我要求提供任何服务」完全无关,我亦愿意相信梁先生实际上没有提供过任何服务给UGL。我亦尝试努力翻查你过往作出的声明及回应及UGL于发出的书面声明,除非梁先生愿意正面及具体回应我的9条问题(或提供你过去真的有具体回应我的9条问题的网页连结或内容),否则请恕我要套用你于昨天在网誌上批评梁继昌议员的说法: 梁先生「完全没有回应我提出的事实性问题,… 道理何在,大家心中有数。」

梁先生,希望你知道,我昨天向你提出的9条问题,已引起公众广泛关注,我在面书的贴文在不足24小时已经有超过六十三万五千人观看。故此希望你能尽快具体回应有关问题,以释除公众疑虑。若我昨天写的9条问题不够具体及清楚,容许我在此不厌其烦地更具体阐述我希望梁先生回应的关键问题:

1. 梁先生与UGL在所签署的协议书,是否正如立法会秘书处资料研究组所撰写的 UGL事件资料摘要第2.4段所述,梁先生收取合共400万英磅报酬的条件包括梁先生要: 「(i)(在不涉及利益冲突下)按UGL的合理要求协助不时推广 UGL 及戴德梁行,包括但不限于担当推荐人及顾问的角色; (ii)支持UGL收购戴德梁行的行动; (iii) 令戴德梁行的高级管理层留任至 2013 年年底; (iv)不发表任何批评是次收购行动的声明…」?

2. 若是的话,

(1) 梁先生怎可说成这协议是一般的离职协议,而并非梁先生协助潜在买家UGL收购戴德梁行的协议?
(2)又怎可说成「有关的协议及款项源于梁先生辞去戴德梁行职务,而非由于他日后会提供任何服务」?
(3)「支持UGL收购戴德梁行的行动」及「不发表任何批评是次收购行动的声明」怎可说是一般的离职协议的内容,又怎可说是「源于梁先生辞去戴德梁行职务」?
(4) 承诺在成功收购以后两年内要「按UGL的合理要求协助不时推广 UGL 及戴德梁行,包括但不限于担当推荐人及顾问的角色…」作为400万英磅报酬的条件之一,为何不涉及「日后会提供任何服务」?
(5) 即使实际上梁先生最后没有向UGL提供服务,梁先生可否履行有关协议的承诺在任职特首期间向UGL提供协助 (包括作为推荐人及顾问)?
(6) 若不可以,梁先生有否在当选特首后要求取销或修改有关协议,放弃部份或全部400万英镑的报酬?
(7) 若没有的话,梁先生是否认为特首是可以在任职期间收取有偿报酬承诺提供予私人公司不涉及利益冲突的兼职服务?

3. 根据立法会上述的文件显示,据传媒最初报道,「在回应传媒查询时,安永及戴德梁行时任主席 Tim Melville Ross 均表示, “对该名香港政治人物与该澳洲公司之间的协议并不知情 “。」「苏格兰皇家银行的发言人表示: ” 我可以确认,苏格兰皇家银行并无参与这些磋商,亦对协议的金额或条款并不知情 “。」但「其后的报道指出, “[过往数星期的 ]电邮显示, Melville-Ross 似乎领导着与梁先生的磋商 “。该等电邮亦似乎与苏格兰皇家银行和安永较早前表示其 “均被蒙在鼓里 “的声明 “互相矛盾 “。」而UGL于的书面声明亦阐述”卖方、苏格兰皇家银行及其顾问充分知悉UGL 有意与梁先生订立安排,而戴德梁行在提出并与梁先生商讨相关条款方面,扮演重要角色 “。」但却从来没有人(包括梁先生及UGL)可以提供具体时间及证明文件支持。 立法会上述的文件第2.3段显示,于「2011 年 11 月 8 日,戴德梁行的董事经投票后选中 UGL作为戴德梁行收购拯救计划的 ” 首选买家 ” 。 梁先生其后于11 月 24 日辞任戴德梁行董事局成员,并于 11 月 27 日宣布参选香港行政长官。」
希望梁先生可以具体回答:

(1) 究竟戴德梁行董事局于投票前,梁先生是否已经与UGL有任何协议或共识或讨论梁先生会收取UGL的报酬以换取梁先生支持UGL收购戴德梁行?
(2) 若有的话,梁先生有否在会议时向其他董事披露及申报利益,并因为有利益冲突而避席董事会或不参与投票?
(3) 若梁先生与UGL协议的讨论是在后才开始,那幺梁先生是在什幺时候向其他董事披露及申报利益? 是否有白纸黑字的证明?

4. 作为戴德梁行的董事,在法律上是肩负诚信责任,要谋求戴德梁行的最佳利益。简单而言,在决定支持哪一买家收购戴德梁行,戴德梁行的最佳利益必然是找到愿意提出最佳收购条件的买家。 若某一董事收取其中一位潜在买家的报酬,因而承诺支持该潜在买家收购戴德梁行,怎能是没有利益冲突及违反董事的诚信呢? 还望梁先生赐教。

5. 此外,作为戴德梁行董事会其他成员,有甚幺合理的原因令他们同意批准某一董事收取一位潜在买家的报酬以换取他支持该潜在买家收购戴德梁行?若该董事为了收取利益而承诺会支持该潜在买家,他又怎可以持平公正地考虑是否接受其他的买家呢?还望梁先生赐教。

6. 《防止贿赂条例》第9(1)条的贿赂罪订明:「任何代理人无合法权限或合理辩解,索取或接受任何利益,作为他作出以下行为的诱因或报酬,或由于他作出以下行为而索取或接受任何利益,即属犯罪 ——
(a)作出或不作出,或曾经作出或不作出任何与其主事人的事务或业务有关的作为;或
(b)在与其主事人的事务或业务有关的事上对任何人予以或不予,或曾经予以或不予优待或亏待。」,《防止贿赂条例》第9(4)和(5)条另外有明确规定如何构成法例认可的「许可」,令代理人可以不违法地收受利益。 梁先生当时身为戴德梁行董事,在法律上是戴德梁行的代理人,除非有「合法权限」、「合理辩解」或「许可」,否则他同意接受UGL的报酬作为他承诺支持UGL收购戴德梁行,即属犯罪。在法律上,即使董事会其他成员知悉梁先生会从UGL收取一些报酬是不足够构成「许可」的,依赖「许可」的一方要作出足够披露,令批准「许可」的另一方知悉全部有关情况,并在该基础下作出“许可”时,“许可”才具有效力。正如加拿大最高法院在R v Kelly 73 CCC (3d) 385一案中Cory法官对何为足够披露指出—

「在缺乏披露的情况下,主事人并不会知道其代理人的作为是否以主事人最佳的利益出发导致到不能确定是否接纳代理人的意见。

就达到条例的目的,代理人必须给予充足及合时的披露。笼统及含糊地披露代理人在收受佣金并不能满足本条例的目的。代理人需要支付他将收受的利益的性质,尽其所能计算该利益的金额及该利益的来源。代理人有可能未能提供佣金的确实金额。在这情况下假若已尽了合理的努力通知主事人大约的金额及佣金的来源。可想而知,主事人定会因利益金额而有所影响。给予代理人的利益越大,代理人的利益冲突及主事人的风险亦相对变大。合时的披露是指主事人要尽快得知有关的利益。当然,该披露必定是当利益可能影响代理人与其主事人的事务有关时作出。代理人必须迅速地向其主事人清楚披露利益的来源及金额或大约金额。

只有当披露是充足及合时,主事人及代理人的关係才可得以保障。只有得知这些资料,主事人才可决定是否接受代理人的意见及接受到甚幺程度。书面披露会是较佳的做法。’(见第404页a-f)。」

希望梁先生可以答覆,如有的话:

(1) 你是在什幺时候及以什幺形式通知戴德梁行董事局所有成员?
(2) 各董事局成员是否得悉你与UGL协议的具体内容?
(3) 你在什幺时候得到董事局开会后正式批准?
(4) 即使得到董事局同意,有否向股东透露并得到股东的同意? 要明白UGL最后付出的收购价钱并不足以支付戴德梁行所有的欠债,故此最后戴德梁行的股东是分文也无法收取,但为什幺梁先生作为董事之一却可以得天独厚收取UGL巨额的报酬呢?
(5) 有传媒报导当时除了UGL外,还有另外一间公司Tianjin Innovation Financial Investment Company于(即你签署UGL协议当日) 愿意以高过UGL提出收购的价钱收购戴德梁行,但最后却被戴德梁行董事会否决。 梁先生可否确认是否属实? 梁先生当时有否参与董事会的讨论及决定呢?

张达明
24.5.201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