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律师公会拉倒政改谘询──以袁国强前主席之矛攻袁国强司长之盾

大律师公会拉倒政改谘询──以袁国强前主席之矛攻袁国强司长之盾

政制事务局局长谭志源搭着律政司司长袁国强膊头说,大律师公会很有份量,着大家参考公会的意见书。公会现任主席石永泰的确不是省油的灯,在全港舆论都在声讨「蝗虫」当街便溺之时,乃至多名局长都大谈要包容之际,大律师公会却来一招「反对」公民提名,相信足以令政制争议再一次登上全港头条。

大家或者都会以为,大律师公会政制意见书的重中之中,就是「反对」公民提名。实情却是,意见书提及《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多达39次,更清楚地重申公会立场:保留条款与行政长官选举无关。而国际标準,正正就是袁国强这位司长兼前主席一直都顾左右而言他、一直都在避提的事。

重申国际标準 否定小圈子

意见书除以不成比例极大篇阐述大律师公会就ICCPR和国际标準的一贯立场,公会在意见书更明确指出,人大常委会2007年底的「决定」关于提委会组成的段落祇属建议,非决定或强制性质,因此认为提委会组成毋须参照过往的选委会,亦即认为毋须参照四大界别,毋须小圈子选出提委会委员。

公会甚至认为,用法例去规定候选人须「爱国爱港」,在法律上备受质疑,并有违ICCPR。

公会更强调,提委会的功能只限于提名候选人,不应对选举的结果有决定性的影响,亦不应对候选人的资格施加《基本法》第44条【注1】以外的任何限制,并认为若提委会以简单多数作集体决定,选择提名一定数目(例如2个至4个)的候选人,会导致严重的危机,使到选民的选择权遭到不合理的限制。

结局祇得两个 修法或拉倒

读毕大律师公会整份意见书,简单来说,最清楚不过的结论,就是:民建联和工联会提出的政制方案,肯肯定不符合大律师公会清楚说明的原则(亦即是说,谭志源着大家参考的那份意见书,正就是一份否定民建联工联会方案乃至北京「普选」腹稿的意见书)!

在政治现实中,今轮政制讨论的结果,就只得两个可能性:要幺,就即管将公民提名打倒,随之将整个政制讨论拉倒,2017年原地踏步;要幺,就接纳公民提名,并对《基本法》第45(2)条关于提委会按民主程序提名行政长官候选人的条文作出技术修改,将公民提名明文载列于特区的宪制框架当中。

大家必须注意,大律师公会关于「否定」公民提名的结论,完完全全是建基于他们对《基本法》第45(2)条【注2】条文(尤其是后半部)的法律意见,完完全全是从文字出发去作他们的分析,更完完全全没有触及公民提名是否符合或是否更符合普世民主标準的问题。

因此,纵使各人可以有不同的意见(例如可认为公民提名符合第45(2)条「按民主程序」之要求),却不可能如谭志源般「抽水」,将大律师公会的意见据为己用(而且更是断。章。取。义。地据为己用)。

继续小修小补 vs.千秋万世

公会在意见书之中,特意提出一个疑问:是否在2017年行政长官选举之后,用以修改选举办法的《基本法》附件1第7条就会自动被撤销?

若果答案是「会」,那幺,就正好引伸到一个大家必须面对的处境:争取真普选的同路人,面对如此的政制谘询,应该选择「妥协」,换取下一届或再下一届继续无止境的小修小补?还是应该拉倒,以免经今次一改,假「普选」制度便千秋万世,永不得再改?

法治中流砥柱 公会的光环

或者大家兴许还依稀记得,大律师公会一直都是捍卫香港法治和公义的中流砥柱。太远的不说。由1999年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推翻香港终院裁决,到2002年至2003年间反对第23条立国家安全法侵犯市民自由和人权,更奠定公会的「江湖地位」。

然而,公会主席一职传到袁国强一任,却一度令大家担心无以为继。袁国强2007年1月当选大律师公会主席,2008年1月在无竞争之下笃定连任,却同时传出他已接受委任出席中国广东省政协委员,引来全体仍私人执业的公会前主席联署质疑。

但至少,大律师公会在袁国强任内,仍曾就当时那一轮的政制谘询清楚表明公会的立场:行政长官和立法会选举办法必须完全符合ICCPR第25条,不得对任何羣体造成歧视,或施加不合理的限制。即使到2008年1月他就接受任命为政协而发出书面声明,仍重申此一立场。

普世民主标準 司长无可避

作为律政司司长,作为政治任命官员,袁国强始终都须要面对普世民主标準的问题。此番出招的,正正就是他担任过主席的大律师公会,而ICCPR第25(b)条的保留条款不适用于行政长官选举,更是他在任主席之时的公会立场。在情在理,袁国强资深大律师都有责任向公衆交代清楚。

大律师公会主席石永泰较袁国强迟一年在港私人执业,但两人同于2005年成为资深大律师,而且在袁国强出任司长前,两人均属Temple Chambers。今年初法律年度开启典礼中,两人便曾就何谓「法治」作出过两种很不同的演译;而石永泰更在致辞中表明不想在政制讨论中,看见政府将政治理由说成是法律理由。

袁国强既然是谭志源在广东社团总会政制谘询座谈会上,搭膊头抬举的那位「很有份量」的司长,实在应该在公衆跟前、阳光底下,清楚而且整体全面地回应大律师公会今次「很有份量」的意见书。作为司长,更不应该就如局长一般见识,断章取义地拿公民提名一点来「抽水」。

注1:《基本法》第44条全文为:「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由年满四十周岁,在香港通常居住连续满二十年并在外国无居留权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担任。」

注2:《基本法》第45(2)条全文为:「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延伸阅读:   .   .  …..

Submission of the Hong Kong Bar Association – Consultation Document on Methods for Selecting the Chief Executive in 2017 and for Forming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in 2016(连结至大律师公会网站、pdf文件) 即时关注│忧2017特首普选形式万世不变 大律师公会促北京「释法」? 政改五大谬误#3:普选制度必须合乎《基本法》? 袁国强石永泰不同层次的「法治」 即时点评:石永泰还击邵善波「自我陶醉论」 石永泰:政府可能基于政治理由,而对一个符合《基本法》的方案有保留……我们不想看见的是,(政府)将政治理由说成是法律理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