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长城贴瓷砖给珠峰装电梯”的人给高速按路灯13年不亮

近日陆媒报道,河南的一条高速公路上,全线有路灯但13年不亮。相关部门回应称高速公路本来没必要安装路灯。且该路灯耗电量大,花费高。即便拆除,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网友表示“当初要给长城贴瓷砖,给珠峰装电梯的都是这一类人,惊天地泣鬼神的活。”周永康在一次内部讲话中证实,“闷声发大财”是江泽民的家训。

“给长城贴瓷砖给珠峰装电梯”的人给高速按路灯13年不亮

评论员“今钟”表示,“闷声发大财”政策,是造成中共官员贪腐的主因;评论员“在水一方”认为,江泽民是“闷声发大财”拜金教的教主;时评员陈破空指出,江泽民是邪教教主,符合邪教的六大特征。

据河南商报15日报道,郑少高速是河南省内修建的第一条全线有路灯的旅游精品线路,2600多盏路灯花费约为1500万元,但13年不亮。相关部门回应高速公路本来没必要安装路灯。且该路灯耗电量大,花费高。即便拆除,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报道披露,郑少高速公路是郑州市自筹资金自己承担建设的第一条高速公路,也是郑州市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史上投资最多的项目。

“给长城贴瓷砖给珠峰装电梯”的人给高速按路灯13年不亮

对此,网友们无奈地表示,这是中共的特色。

胡啊胡啊胡啊胡啊胡:“经费批了,回扣也拿了,至于亮不亮,真的是最无关紧要的了。”

明定国是诏:“纳税人的钱就这幺被浪费了,难道不需要问责幺?”

红旗下的傻蛋:“当初要给长城贴瓷砖,给珠峰装电梯的都是这一类人,惊天地泣鬼神的活。”

史玉柱拒人:“只有我们想不到的贪,没有他们做不到的贪。”

颠倒illusion:“高密度的路灯真的是您国一大特色”

兵冰吖:“不装不拆怎幺赚钱”

胥若谷:“相比韩国总统花几百买的伟哥这能把韩国人气死了,还是我朝人民情绪稳定。”

周永康证实“闷声发大财”是江泽民的家训

,香港记者张宝华在中南海问江泽民关于董建华在2002年香港特首选举中是否已经「钦定」,江泽民怒而讥讽香港记者简单、幼稚,并不失时机的「教导」他们:「中国人有一句话叫‘闷声大发财’,我就什幺话也不用说了,这是最好的……」这句话道出了他的内心世界「闷声发大财」。

“给长城贴瓷砖给珠峰装电梯”的人给高速按路灯13年不亮

,周永康在华北东北九省区市片会上有这样一段讲话:“江泽民同志在家训中说要闷声发大财,现在我要告诉大家一个千真万确的真理,形象工程,都是摘乌纱帽的祸根,那些劳民伤财的玩意儿,摆在哪里你都不能不承认。所以,一定要记住,下基层不要穿6千元以上的皮鞋,不要戴几十,几百万元的手表,还有很多、很多……干了就干了,不要写日记,我从来就不写日记,相信大多数同道都已经从别人的血的教训中心知肚明。你有几个二奶都没有关系,但别什幺都对她说……。”

江泽民是拜金教的教主

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今钟”表示,“江泽民的‘闷声发大财’政策,用腐败均沾、利益共享来维系全党对中共及江本人的‘忠心’。这是造成中共官员贪腐的主因,也是整个官僚体系分裂、整个社会道德崩溃的根源。其“闷声发大财”的核心,除了不择手段攫取财富的‘发大财’之外,还有顺从、配合江泽民政治决策的‘闷声’。

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网特约评论人“在水一方”也曾指出,江泽民不仅是上海帮的帮主,更是“闷声发大财”拜金教的教主。“闷声发大财”拜金教是反人类道德的,所以是邪恶的。

陈破空:江泽民是邪教教主

旅美政论家陈破空在其《倾斜的天安门–关于中国的100个常识》新书中指出,江泽民是名副其实的邪教教主。

陈破空在书中说,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曾刊登一篇评论员文章,题为《“法轮功”就是X教》(1999年10月)。如果用共产党、毛泽东或江泽民替代文中的相关内容,该文读来竟极其通顺,逻辑完全符合。

其中有关江泽民的部分内容如下:

“教主崇拜”,即领袖崇拜。江泽民秘组“上海帮”,以“帮主”、“教主”、“太上皇”自居,号令部众,长期控制中国政治,直至退而不休、垂帘听政。

“精神控制”:江泽民的“三讲”(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也是精神控制。

“编造邪说”:江泽民编造散布“法轮功害人”的邪说,指使手下伪造“法轮功自焚”,嫁祸法轮功,蒙骗群众。

“敛取钱财”:江泽民号召官员、党员“闷声发大财”,用腐败均沾、利益共享来维系全党,同舟共济。

“秘密结社”:江泽民秘组“上海帮”,则是另一种形式的“秘密结社”。

“危害社会”:邪教之害,主要表现在用极端的手段与现实社会相对抗。邪教‘教主’(如江泽民等人)大都有政治野心,有的一开始就有明确的政治图谋,有的则是在势力壮大后政治野心也随之膨胀。为了实现其政治野心,他们或者以教徒的生命作为牺牲品和政治赌注,或者以反社会、反人类的疯狂之举来震惊世界。

结论:中国共产党,“讲的是歪理邪说,行的是歪门邪道,聚集起来是邪恶势力,既是彻头彻尾的非法组织,又是彻头彻尾的邪教。”

阿波罗网白梅报道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