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邻里人情味

只 要在路环市区随便走走,不难发现这里除了老字号,也多了不少新餐厅;教堂还是老样子,「打海盗纪念碑」还是老样子,但社区不再是老样子。很多「外人」开始进驻这里,但与一班同在这区的老街坊要幺没有交流,要幺就是「鸡同鸭讲」,互不了解对方的故事。

一年多前开始以路环为基地的澳门「滚动傀儡另类剧场」就在这中秋假期,联同来自墨西哥的「墨西哥绳索剧团」于路环市区一带上演了亲子偶剧——《海盗婆》,跟一家大小说着这个在澳门,常被视而不见的生活片段。

《海盗婆》的故事讲述一位独居路环的「海盗婆」为讨好从澳门来访的孙仔, 展开了一段寻找宝物的拾荒之旅;途中出现新搬进来的东南亚裔父女与阿婆争夺宝物,又遇到污糟邋遢却忠心勇敢的流浪狗一起冒险。故事简介中就抛出了两个问题:鸡同鸭讲的街坊到底要如何朝夕相对?家传之宝又怎样拉近婆孙两人的距离?

「构思时是因为在这裏(路环)一年多,这样每日打开门,会见到很多人经过。我来之前没想过人口的分布是这样的。」滚动傀儡另类剧场艺术总监林婷婷介绍道。「我一直都以为很多旧街坊在这里住,但发现旧街坊是回来探望人,卖下水果,然后就走的了,剩下很多都是独居的婆婆,很多新搬来的外劳,包括内地的、南亚裔的。」

外劳在一些澳门人眼中,是被边缘化的一群;而在一些路环街坊眼中,自己也都是被边缘化的一群:已搬到其他社区的子女可能周末才回来吃饭一次,甚至是每年一度的谭公诞才过来一次;论经济论人流,有人觉得路环市区不及凼仔官也街;去年格力犬一度拟被安置于路环市区的老人院旁,也让部分街坊觉得是其他社区不想要的都塞进路环,路环居民都没被谘询。「有时吃早餐就会听到街坊讲『而家啲人唔要啲咩就塞晒入嚟』。当然很开心最后格力犬不用来,但他们真的把一个个有冷气的货柜箱都搬入来了。有街坊说:『我舖头都未有冷气,啲狗仔就个个箱都有冷气』。那时他们说一说,又觉得真的好像大家都是看不见的隐形人口。」

诉说在澳门常被视而不见的生活片段

《海盗婆》的设计于是将老街坊、南亚朋友、小狗、从澳门来的孙儿等角色安排在一起,诉说着各群体的之间的矛盾;随故事推进,大家的心亦开始更明白对方。滚动傀儡另类剧场和墨西哥绳索剧团以许多日常生活的废弃物製作成今次演出戏偶,更设计了四条路线,希望观众一方面可从角色的视觉了解其故事与心声,同时也好好细看路环。

「我们很想观众得到的是他们自己也在这寻寻宝,缔造一些自己的回忆,一家人在这周围走,去找一些无形的宝藏。一开始观众会被分发到不同人物的地方看看他们的生活:狗仔有狗仔的生活,婆婆有婆婆的生活,慢慢才会集合。」「过程中我们很想留一份礼物给观众,就是他们之后可按照这些宝藏地图,去找他们在路环可找到的宝藏。可能是一个地点,看日落是特别漂亮的,或者是夜晚能看到烟花。」

事实上,这人际关係的疏离,不只在路环市区发生,也在其他社区发生。就林婷婷看来,《海盗婆》的情节也不只是路环的故事,而是属于全澳门的故事。「这土地是澳门人的,只差在你进来买个葡挞就走,还是你不时会来,看看燕子有没有回来,有没有去认识认识人。」作为儿童剧,可能很多人都会憧憬会有神仙出现,魔法棒一挥,就解决所有社会问题。但没有,直到演出的最后「奇蹟」也没有发生。在澳门的孙儿还是间中才能到路环看婆婆,南亚朋友还是不懂说中文,一切现实都没有改变。但故事告诉我们,因为开始相遇、因为对话,一些「破冰」还是有望开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