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所见 贫穷限制了我们想像力

纽约所见 贫穷限制了我们想像力

五月中旬因参加儿子在纽约就读大学的毕业典礼,有机会参加纽约苏富比、佳士得二家「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和「战后及当代艺术」夜场拍卖会,此行有些心得值得与大家分享。

首先,那一幅以1.107亿美元(约合7.6亿元人民币)价格成交,创下莫内画作拍卖价格的最高纪录的〈乾草堆〉的确电到了我。拍卖预展时,便流连于这幅画前细看;不肯离去。画作光影变化让人有如身处大自然田野般的心旷神怡,甚至能感觉到来自温暖阳光的折射热度。如果钱包足够,这会是我一生梦寐以求甚想收藏的一件作品。当然这个场子里有眼光、有钱包的人不在少数,这也是这幅画作最后以1.107亿美元高价成交的原因。

纽约佳士得、苏富比二家公司的「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和「战后及当代艺术」夜场拍卖,真可以说是全世界最顶级的拍卖殿堂。一口拍卖喊价就要100万美元(700多万人民币),此等级不是一般富豪可以参与,得要是顶级的顶级富豪吧!拍卖现场没见到什幺黑人,都是清一色的西方白人,中国人也不多,倒是见到几位来自日本、韩国画廊负责人。毕竟日本人参与印象派收藏已有数十年历史,而韩国的画廊很早便参与美国战后艺术的市场,韩日二国画廊和藏家的参与,历年已思空见惯。至于为何不见中国、台湾、香港画廊负责人参与夜拍?这是个值得深思的话题,或许这正是华人艺术经纪人可以努力的方向。

杰夫昆斯的〈兔子〉为何能卖到9100万美元(6.26亿人民币)

这点刚开始我也想不太通。但拍后看到各方面的报导,多少理出了头绪。首先这个〈兔子〉是昆斯1987年完成的作品,距今已有30年了!从艺术史角度看,它标誌着传统雕塑概念的没落以及当代艺术新时代的兴起。就如同那些被摆放在美术馆里的艺术史重要作品一样,它同样挑战过人们固有的审美框架,例如杜象的小便斗作品〈喷泉〉。现今全球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互联网时代让全世界资讯无远弗届的流通,人类往返太空更会是一件简单的事。这次纽约佳士得特别把这件高逾3英尺不鏽钢雕塑兔子,安置在一个有如太空船的白色空间里,看起来像是来自外星生物对地球的造访,况且兔子的造型极其神秘又可爱。

或许有人会说,同样的兔子在淘宝网一个只要3000人民币,买家花6.26亿人民币买它是否疯了!关于这个看法,正反映出中华民族对于原创艺术价值的尊重;让人失望。因为在西方,儘管是複製作品都得经过艺术家的授权。所以複製作品并不便宜,但绝对不会出现未经版权许可的複製品在市场上销售。

这就是为何电动汽车不是中国发明的,而是美国特斯拉开始的。还有,手机叫车是UBER、线上购物是亚马逊开始的,而不是滴滴、也不是马云的阿里巴巴。当然拥有13亿人口红利,什幺发明拿到中国複製都会有市场,而且比美国更大,这就是大家所看到的⋯中国有市场但无原创想法。

艺术的价值在于创新和解释权,不是工艺技术成本。要说这只不鏽钢兔子,製造原料工钱可能3000人民币不到,为何在纽约拍卖场上能卖到6.26亿人民币,这就是艺术家独创发明的价值。不过却有人提到,这几天伦敦佳士得拍卖的一件乾隆皇帝用过的〈御製御用剔彩云龙福庆有余纹宝座〉才610万英镑成交(5430万元人民币),相对更划算便宜。这个说法是对传统中国工艺价值的偏执。如果现今国人对于原创价值的尊重,还停留在工艺的成本观念,我们又如何能期待中国当代艺术家有所谓的原创作品,甚至还有收藏家愿意花高价来买单呢?

或许中国人真的穷了太久,是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像力,根本忽视了原创对于民族先进的价值;如果中国的未来还是继续凭藉13亿的人口红利,只会複製模仿西方的原创,做个只求温饱需求的跟随者; 那幺「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一说,更多的是癡人说梦吧!

纽约所见 贫穷限制了我们想像力

上一篇: 下一篇: